乐盈彩票开户:第2877章

        巫术照蛋我闻名很久了,在乡下农村。谁家走失了东西或是有想不明白的事情就拿自己家鸡生的蛋一个,带上自己正在吃的米缸里的米,然后带着一只鸡和香烛纸钱去找灌神婆,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巫婆问想知道的事情。

        据说灌神婆拿过鸡蛋念过咒语就能看到事情的原委和失物所在的地方,绝对一问一个准。

        这其实用的就是巫术,只是外人完全想不能其中的原委,所以才感觉过于玄妙。

        我听着长生说以用照蛋立马就来了精神,只要不用我透过满湖的死尸下到湖底去,让我看着鸡蛋还是以的。

        一走过去,长生立马拉着我的手,索魂引的黑丝从他手里流了过来。

        跟着我眼睛里面好像一暗,心里在猛的一惊,待我想仔细看的时候,就现眼前的景象完全没有变化,只是那个鸡蛋开始变成透明了。

        原本应该是白白的蛋壳这会子竟然透着黑色,还是那种压抑的黑色,还是流动的黑色……

        “这是?”我一看就猛的一惊,不是说只要一个鸡蛋的吗?现在用两个是让这两个鸡蛋相通?

        一个鸡蛋到了湖底除了滚蛋,还能做什么?

        它又没有长脚以走或是游动?

        “你安心看着!”长生沉沉的瞄了我一眼,慢慢的松开我的手,指头慢慢的摆动。

        我突然想到?;暌暮谒恳远崛诵悦谖扌?,而鸡蛋里面孕育的本就是一个生命,只不过这个生命呈现的表质不一样而已。

        长生手指一动,就见鸡蛋里面猛的就是一沉,黑色下降得飞快,跟着就一片片的漆黑,那个蛋估计已经到了湖底了,更能只是在拼命的滚蛋。

        这看着现在是很无聊的一件事情,湖这么大,一个鸡蛋要靠滚蛋的方式将湖底找人遍这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吧?

        不说周亮等不及,也不用去想穿军装的他们等不及,光是我和长生站在这里看都是受不了的。

        “嘘!”

        张着嘴正想问,就见长生伸长了手指朝我竖着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朝我点了点鸡蛋,另一只手的手指依旧慢慢的转动着。

        我本以为照蛋是一件十分好玩的事情,现在看来就是派一个鸡蛋外出打探吗?看着一个蛋孤独的在湖底滚蛋,真心的难受??!

        “嗯?”

        我正拿眼去瞄着阴龙和黑蛇吞着湖堤上的虫子,就听到长生沉吟了一下,手指飞快的波动。

        忙转过眼去看长生手里的那个蛋,这个时候蛋竟然全部开始透明,从鸡蛋里面透出强烈的光芒,十分的刺眼。

        长生手里的鸡蛋只是一个转播的景象却还能刺痛我的眼睛,见湖底那个东西的光芒是多么的强烈。

        看了一会,跟着竟然全身的骨头都开始痒,慢慢的我眼前就开始痛,好像我自己也跟着放光了一般。

        “砰!张阳!”

        长生猛的一把将手里的鸡蛋握碎,反手对着我脑袋重重就是一下,然后大喝一声道:“清醒点!”

        脑袋上一痛,我立马全身一个激灵,两眼的痛意也立马消失,有点不解的看着长生。

        却见他的眼睛瞄着我的手,而且黑如点漆的眼睛里面全是光芒,心里跟着就是一沉,慢慢的低下头顺着他的眼光看到自己的手上,却见我十分微光,衬得十分鲜红的肉里面的血丝都一清二楚。

        这是?

        进入我体内的龙鳞的蚩尤之骨吗?

        这湖底也有龙鳞?

        所以我看到龙鳞才会有这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沉心静气,想着你是张阳,你有一个好师父,还有一个无良却对你不错的师叔,你……还有我!”长生用力将我双手扣住,紧紧的抱着我道:“你知道我吞下龙鳞的那一刻是怎么想的吗?我最怕的就是我会忍不住吞下你,所以我才会一个人呆在蛊林里面。但你现在不同,你体内没有种蛊,所以你表现的只是本性,没有吞噬的蛊性,只要忍住不去想,你体内的蚩尤之骨就不会复苏!”

        我能着我那纤细透明的手散出来的光芒将长生宽厚的手掌同样照得透明,心里一沉,努力抿嘴朝长生一笑道:“我是一直比你艰强的!”

        “嗯!”长生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看着湖面道:“杀神村所有人想找的东西能就是龙鳞,也有能不是,我们现在只能想象他们是在找龙鳞,如果找其他的跟我们就没有关系了。从他们疯狂的将所有人剖腹开腔的情形来看,能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那东西的大小,他们只是在疯一般的找?!?

        “他们找到龙鳞有什么用?”我想着阴龙身上有一小块,元辰夕身上有的不是一小块而是很多块啊,现在这些都在我身上,留下的也不多吧?

        这些人想找这么一点点龙鳞做什么?

        还是用这么凶狠的方式来找?

        长生也只能摇了摇头,看着我道:“龙鳞光芒虽大,但实体细小,所以就算我们下湖底也不一定能找到?!?

        “龙鳞光芒很大?”我听着就是一沉,盯着满湖的死尸,竟然感觉全身都在凉。

        龙鳞在湖底光却没有透出来,这也是在说神村有东西在吸收龙鳞的光芒?还是说湖底还另人天地?

        元家那些变老的人使用龙鳞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现在神村也是用的这个方法吗?

        还是说元家人用龙鳞照着以返老还童的说法,根本就是来自于神村?

        那么让六姑来守望魂台的也能是元家人?他们就是想守着神村湖底下面的龙鳞吗?而且还是千年以前就布了的局?那么六姑之前谁在守着望魂台?

        长生听着我一问,脸色立马一沉道:“元家的人以为用龙鳞光照以返老还童,神村的人不能不知道龙鳞是怎么来的???他们不能用龙鳞,所以这龙鳞在湖底放光,不能从湖面看到……能……”

        “有东西遮住了龙鳞的光芒,就跟元家的那个黑玉匣子和我手里的遮天红布一样的!”我立马接过了话头,看着长生道:“神村的人守着这里一是为了那一座石屋,别一个就是龙鳞!”

        “头骨!”长生突然看着我,大笑道:“我想明白了,是蚩尤的头骨!”

        “什么?”我听着长生的话竟然有点不明白了?

        怎么又来了个蚩尤的头骨了?

        “神村的壁画其实就是一用来骗人的!”长生高兴得几乎快跳了起来,盯着我的眼睛道:“你还记得从壁画上看那石屋是蚩尤后人所雕刻的,却到了神族人手里,壁画上还明确的画着蚩尤后人也知道有神族之人在旁边观摩,凭那时他们刚刚战败的情况来看,怎么能藏得住那一座石屋?!?

        “所以那几幅壁画本来就自相矛盾?”我猛的想起来为什么师父总是在说那壁画不对,却找不到问题在哪里。

        原本那壁画从雕刻的那一天开始就是一个骗局,骗神族后人的以为蚩尤的身体在那五具石棺之内的骗局。

        我想到怜神族人被骗得近千年守在这里以为他们在阻止蚩尤复活,还死守着一座石屋,他们以为那座石屋才是重点,没想到蚩尤之骨完全都没有在那几具石棺之内。

        苗族人根本就是在玩他们。而且从一开始就在玩了!

        “怪不得苗族的人养蛊神一定要用神族后人的身体,能就是跟那石屋有关?!背ど档秸饫?,沉沉的看着我道:“极有能就是石精!”

        我以前几次想过石棺为什么蛊性这么强,会不会跟现在科幻片里所说的辐射有关。现在看来还真是有能啊。

        “我们现在怎么办?”我瞄着湖面上的死尸,说不埋吧人道上过不去,说埋吧?这得挖多大一个坑???

        而且湖底的龙鳞我们还是不要动的好,让它留在湖底是最安全的,现在上面这样子估计没什么肯下去。除了从下面的阴河,几乎都是被封死的。

        “阴河?”我猛然惊醒看着长生,指着湖面道:“下面是阴河?”

        “我知道是阴河???”长生不解的看着我道。

        我吞了吞口水,将师叔分析阴河的事情跟长生说了,然后又把自己梦到成了人蛇身怪立身在阴河看着灵体飘过时的情景说了。

        人蛇身怪并没有来找我,如果说她真的想要建木的话,那么肯定是跟蚩尤有关的,那么三天被冻的时间已经过去,她没有来,这说明有什么东西比建木更重要?

        “你是说人蛇身怪也极有能顺着阴河来这湖底找龙鳞?”长生瞄了我一眼,沉声道:“这不能啊,从时间和地域上算,人蛇身怪都不能这么快跑到青海去?!?

        “如果阴河是相通的呢?”我竟然现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主要是被王婉柔一直所说的什么鬼差之间互相不认识给搞混了,以为灵体输送是分地域的所以黄泉道也是分地域。

        现在想来这完全是我们自己在乱猜,地府是有十殿阎罗没错。也没有人说这十殿阎罗不会在一个办公室??!

        “现在怎么办?”长生想了一会,也有点着急道:“人蛇身怪跟你好像是一脉相连,这其中的原故我们暂时没有时间去想,但绝对不能让她拿到湖底的蚩尤头骨,如骨拿到的话,说不定就是除了你体内之个剩下的蚩尤之骨了,到时她拿到种了进去跟你种到你体内完全没区别??!你体内有完整的蚩尤之骨,这?”

        我听着也着急啊,忙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神村这鬼地方依旧还是没有信号。

        不过也幸好神村反正没有了活人不用招呼,留了那两个美女灵体在这里,我们将出神村的方法告诉她,然后将周亮找一个空地方放着,拉着长生立马就朝外面跑。

        一出神村的地界就忙掏出手机给师叔打电话,让他直接去青?;≌椅颐?,我们必须尽快去青海阴河下去找人蛇身怪。

        师叔还想说什么,旁边的师公就一把抢过电话朝我道:“你不要见人蛇身怪,快点回来!”

        怎么又是不能见,我听着一愣,还想问师公,却现电话被他给挂断了,再打却是关机了。

        “要不然你先带周总回怀化。我一个人先去青海?!背ど谝槐咛诺缁袄锸纳?,立马拉过我道:“怀化是事情生的前站,你去将元家的事情和丁家的事情搞清楚,能比去青海更快?”

        “元家和丁家?”元家跟这件事情有关我不反对,丁家又是怎么回事?

        “我在蛊林时听秦老先生说过,师叔好像快要死了才被丁家送来跟他学术法的,只不过当时养蛊神的事情在湘西已经闹得很严重了,所以秦老先生没有多少时间教师叔,倒是跟丁总接触的比较多,丁总这个人他看不透!”长生沉沉的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知道你跟对丁家二老感情很好,从头到尾十几年我们一直处于暗处,所以……”

        我明白!

        丁家?

        突然我想到元家出事之后,我跟长生去找高局问元家的底细,那时高局能就是在提示我了。

        他说怀化无论哪家的档案他都有,却没有三家的,一是榆树湾我们家,二是元家,三却是丁家!

        那时我单纯的以为是丁家财力大,所以高局不好说,现在想来一个能倒腾老货僵尸的生意人,怎么能简单。

        还有丁家老宅里的那一座古墓!

        想到那两个一头花白头却还在担心我的两位老人家,我竟然有点害怕。

        长生的意思我也不是不明白,他是不想我去青海,也是哪师公一样让我不再见到人蛇身怪。

        “张阳!张阳!”

        长生正拉着我,任由我打主意,就听到周标在一边大声的喊我们,连跑边朝我们走过来道:“丁先生一直打你们电话,你回电话给他们了没?咦?周亮呢?”

        我不敢将神村里面的事情跟周标说,拉着他飞快的朝山下走道:“村子里的人都很好,又跟着我是旧识,答应照顾周亮了,我们不放心还是留了那两上美女灵体照顾他,等我们找到办法就去接周亮回来!”

        “我还是要去拜访一下他们吧?”周标眼里有点不相信的瞄着我,不停的拿眼看着神村的方向。

        “他们不喜欢外人!”长生一引着纸人将周标一下子抬出老远,就道:“我们现在出山?!?

        我一边被长生拉着朝山下走,一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着神村的方向,所有人都死了???

        到底是谁下的手?

        那个人这么急着找剩下的蚩尤之骨,是不是知道了其他的蚩尤之骨已经集到一块了?

        那个人会是我们身边的人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盈彩票官方网址导航 www.ymql7.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ymql7.com